結合講座與交流,舉辦了一百場『驛站』分享會後的經驗分享

結合講座與交流,舉辦了一百場『驛站』分享會後的經驗分享

文:陳傳仁

我跟幾位夥伴在成大辦了一個叫做『驛站』的活動,是一個類似聚會的活動,不同的是每場驛站,我們會找一個有趣的人來分享(會寫出該受邀者想講的或是他個人特質、經驗的三個關鍵字),而我與夥伴則當 host 來維持活動的進行,而活動的主要形式是採「輕鬆聊」的方式進行。

這活動新奇的地方在於,它有點像是介於演講與朋友間的聚會之間的活動,我們要將一群原本不太認識的人,在活動進行的三小時左右的時間,湊在一起聊天。

比起演講,我個人覺得這樣的形式更可以讓講者直接面對到他人的問題,而現場立刻針對該問題做回答,且回答也會針對提問者的先備知識、特質進行調整,以確保這次談話是一個有效的對話。比起傳統演講要等到最後的 QA 時間才能提問,這樣可以更加有效率的進行知識的交換。

驛站活動現場情況

而比起朋友間的聚會,這樣的活動在話題更加有特定性(但因為沒有硬性規定只能聊該場活動之主題,所以同時也具發散的彈性),但同時又保有交友的功能,讓人在獲得新知的同時,也有機會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我參與該活動也有四年了,由與我們在學期間是每週一場,故累積到現在,我大概也有一百場左右的「驛站」活動經驗,想跟大家分享我在這一百場左右的活動裡,所看到的東西以及一些經驗談。


一、 你我身邊都有一些很有趣的靈魂

我們的主題相當發散,完全沒有一個限制與規律。舉例來說,我們找過一位女生,她與她的一位女性朋友去東非(盧安達、烏干達、肯亞)發送布衛生棉。我們找她來分享她在東非的所見所聞以及要去非洲該如何準備。

也找過創辦成大歷史系公演的人,來跟我們談談為何當初想在歷史系辦公演。(其他主題有攝影、迷幻搖滾與嬉皮文化、實習經驗、學生創業、循環經濟等等)。

我們邀的很多人在成大裡並非紅人,而裡頭很多人其實就只是跟我們修同一堂課的同學,又或是因為其他朋友介紹才認識。因此發掘身旁的素人、拓展交友圈,是我們很重要的一項工作。


二、 如何讓這樣介於演講與朋友間的聚會之間的活動順利進行

雖然這活動基本上不需要主持人,但活動的每一刻都是我們需要精心應對的。團隊裡一位夥伴曾說,我們這個團隊很像一個「策展團隊」,我們需要在現場策畫整個活動的空間、氣氛、節奏、人群。首先我們要利用現場的椅子、桌子甚至是人群作為切割一個開放空間的工具,桌椅、人群的擺放會直接影響到活動是偏演講還是偏閒聊。

氣氛、節奏、人群則是我們會盡量在每個聊天的小圈圈裡,至少安插一個我們的人,讓他做適時的引導。例如有人是第一次來,裏頭也沒有他認識的人,這時我們的人就要帶他進行「導覽」(介紹驛站活動形式、以及讓他融入聊天),而當話題過於艱澀難懂,使得大家興致缺缺,我們的人就要轉換話題內容,讓大家滿血回歸,繼續聊天。

我之前有聽說其他學校(例如台大跟政大),也有團隊在辦類似我們驛站這樣的活動,所以想說一個我自己的經驗談。

那就是團隊一定要在人群中安排暗樁,避免有人無法融入或是覺得無聊,這點非常重要,不然我參與過類似性質,很常是有人被放乾、話題偏向兩三個朋友的閒聊、一旁圈圈過於吵雜而導致其他人須不斷提高音量,使得整個環境過於吵雜,或是整個活動偏向個人秀,都由一個人在發言。

由於很吃社交手段,所以暗樁盡量是由懂怎麼進行群聊、懂得如何優雅地打斷他人的談話、會觀察現場氛圍、臨場反應好的人來擔任。

驛站活動現場情況

三、 最佳聊天之人數與環境控制

就我個人經驗來看,最好的聊天人數是盡量將一個圈圈控制在4~7人,這樣意見既不會太多也不會太少,而暗樁要控氣氛與轉換話題也比較簡單,也比較能確保不會有人被晾在一旁。

再來是空間問題,首先是無使用空間盡量不要太大,太大會有疏離感,以及讓人有地方躲(都來參加活動了,當然是能不躲人群最好),接著是人群跟人群盡量成輻射狀分布。

ㄇ字型其實是一個不太好的配置,尤其是有些人的背後就是牆時,根本就被卡住出不來,想換人聊都不行。且群跟群的距離大約在一隻手到兩隻手之間最好,這樣的距離跟分布,是有機會聽到別的圈圈在談論什麼的,所以在轉換圈子、合併或重組圈子上,會比較容易與自然。

而其他地方如桌椅的擺設、有地方可以讓大家寫東西(如白板),我想可能就要依不同場地進行調整了。

而這樣的配置方式,其實也適用在各類活動(如研討會、講座)後的茶敘上、不想玩團康的營隊、人數很多的聚會上等等地方。

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,原文刊載於活動家社團。


Boky Chen (陳伯麒)

【十分鐘內能完成的小忙,立刻幫忙】 【無法幫上忙的,至少引薦一位能幫忙的朋友】 希望我的舉手之勞,能解決你夜裡難眠的困擾。